海比研究构建了生态伙伴对云生态主的满意度模型-茂名资讯网
点击关闭

核心中国-海比研究构建了生态伙伴对云生态主的满意度模型

  • 时间:

温州实施出行管控

當前,這些廠商、渠道夥伴都在向雲計算轉型,他們正在共同打造一個精彩紛呈的雲生態。

因此,並非任何廠商都能建立自己的生態。對於那些有能力構建自己產業生態的廠商,海比研究、中國軟件網將其稱為生態主。

海比研究調查發現,隨着雲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物聯網等新技術新模式的快速發展與普及,雲生態發展越來越活躍。

工信部的數據還表明,2019年全國規模以上的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企業超過4萬家。中國軟件網、海比研究的數據還表明,全國還有3.7萬家左右的渠道商、代理商。這些群體共同構成了一個數量龐大的生態體系。

現在,很多夥伴都涌躍加入一些重要的雲生態主。並且,往往不止加入一個。海比研究的調查數據顯示,超過一半的ISV、SaaS廠商、渠道商等生態夥伴都加入了2個以上的生態主。其中,以2個居多,佔40.95%。

該報告將在中國軟件網所擁有的全國最大的生態夥伴資源庫中,抽取業界100家ISV、SaaS等以應用開發為主的生態夥伴,對他們的高管進行一對一的深度訪談,聽取他們對阿里雲、騰訊雲、AWS、微軟、華為雲、百度雲和天翼雲等國內主流雲生態主的滿意度評價。調研內容包括這百位生態夥伴高管對於生態主IaaS產品的可靠性與安全性滿意度、對生態主服務響應的滿意度、對問題處理結果的滿意度、對生態主等級的評審與分級的滿意度、對合作協議的滿意度、在開發支持方面的滿意度等,將覆蓋5大類31個問題。

有了這四個核心要素,廠商就有可能吸引眾多的合作夥伴加入到自己的生態,成為自己的生態夥伴。它自己也就成了生態主。

雲計算時代,企業服務生態開始從軟件生態變為雲生態。阿里雲、AWS、騰訊雲等一系列雲生態主開始粉墨登場。

雲生態滿意度模型主要由五個方面組成,即總體評價、產品滿意度、服務滿意度、政策滿意度,以及資源與支持滿意度。

本輪調研2月10日啟動,3月結束,調研報告將在中國軟件行業協會、中國軟件網聯合舉辦的CDEC2020中國數字智能生態大暨第十三屆中國軟件渠道大會上公布。

百位生態夥伴高管眼中的生態主

海比研究還在2019年,對當前國內市場上主流的雲生態主進行了滿意度調查。從調查的得分情況來看,各生態主的滿意度得分並不是很高。8分以上只有三分之一。

逆生長的ICT生態工信部最新發佈的數據表明,2019年,全國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累計完成軟件業務收入71768億元,同比增長15.4%。

2020年,中國軟件行業協會、海比研究將聯合中國軟件網推出業界首個大型雲生態滿意度調查。

誰能成為生態主?生態是企業服務也是ICT產業發展當前和未來發展的熱點、關鍵點。如果一個廠商不能形成自己的生態,它終將不可能成為BAT這樣的產業巨頭。

究其原因,非常重要的一點便是以雲計算、移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物聯網等新技術新模式帶動了整個社會數字化進程的加快。尤其是雲計算的普及,拉高了整個產業的增長率。

海比研究調查發現,當前生態夥伴在選擇生態主合作的時候,考察其滿意度情況,已成為生態夥伴選擇的重要因素。

海比研究認為,一個生態主必須具備四個必要條件:核心產品、巨量用戶、開放平台和強大資本。也即是說,一個廠商要想成為生態主,它必須有一個支柱型的產品;通過該產品積累了巨量的用戶群;擁有供合作夥伴開發和運營自己產品或服務的開放平台;擁有足夠支撐的強大資本。

誰才有能力構建自己的生態,成為生態主呢?

海比研究數據表明,這幾年來成為生態主的門檻越來越高,有真正成為巨頭實力的雲生態主數量呈下降之勢:2016年有28家雲生態主,2017年降為23家,2018年變為22家。但與之相反的是,潛在生態主數量大幅增長。有越來越多的廠商想成為雲生態主。

本次調研是國內首次對雲生態滿意度的調研,海比研究希望通過滿意度調查,打造一套科學、客觀的雲生態衡量標準體系,發現優異者,幫助生態夥伴更好地選擇適合自己的雲生態主,提升雲生態質量,推動整個雲生態的快速健康發展。

為更好地推動雲生態的發展,促進雲生態主的體系建設,海比研究構建了生態夥伴對雲生態主的滿意度模型。

增長率高達15.4%,是2016年以來最高的增長率!在整個國民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時期,以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為核心的ICT產業卻不斷獲得逆勢生長。

生態由我不由天雲生態主要想獲得持續健康發展,離不開兩類核心生態夥伴的支持:一類是開髮型的生態夥伴,一類是銷售和服務型的生態夥伴。在雲時代,第一類主要是ISV、SaaS廠商等應用開發夥伴,第二類主要代理商、渠道商和系統集成商等銷售、實施和服務夥伴。

今日关键词:新型冠状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