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3d开户-茂名资讯网
点击关闭

签名10-康作民拒不执行该法院10年前的判决

  • 时间:

周杰伦新歌

2018年9月,金鄉縣人民法院再審後作出民事判決:

康作民表示,別人偽造他的簽名,法院辦錯案子,導致他莫名其妙成了「擔保人」,成了「老賴」,為次他四處奔破,更遭受周圍不少人的誤解,「甚至很多親友都懷疑我真的給人做擔保了,責怪我『交友不慎』。」因此,他要求追究偽造簽名當事人及當年辦案人員的責任,「但至今為止,法院連個道歉都沒有。」

「當年審理案子的時候,法院沒有任何人通知我,缺席審判;划走我的錢,也是悄悄地退回來,連句正式的通知都沒有。說句不好聽的話,9.5萬元被划走了8個月,退回來的時候,損失的那部分利息,怎麼算?」康作民說。

2017年5月,家住山東省濟寧市金鄉縣的康作民突然接到金鄉縣人民法院的通知,因他拒不執行法院10年前的判決,長期欠款不還,法院將他銀行卡中的9.5萬元存款划走了。

法院認為,該案事實清楚、證據充分,作出判決:

紅星新聞獲取的《民事再審申請書》顯示,康作民的請求事項包括:

其他訴訟請求未獲回應當事人稱對判決不滿意康作民告訴紅星新聞記者,2017年12月28日,再審判決前,他發現一筆轉賬9.5萬元,「悄悄」到了他的銀行賬戶中。他到法院去詢問,得知這筆轉賬,正是此前被法院執行的9.5萬元。

2018年9月3日,金鄉縣人民法院做出再審判決稱,「原審判決認定康作民為涉案借款擔保人並判令康作民承擔連帶清償責任明顯不當,應予糾正」,擔保人任中對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康作民不再承擔責任。

更令他感到氣憤的是,兩份分別送達開庭傳票和送判決書的金鄉縣人民法院《送達回執》,上面都有「康作民」的簽名,可這兩份簽名同樣並非康作民本人簽署。

他趕緊到法院、銀行去查詢。銀行打印的賬單流水顯示,2017年4月25日,他卡中的9.5萬元因「沒收上繳」被划走;法院工作人員向他出示了一份10年前的判決書。

針對康作民要求追責的訴求,紅星新聞記者多次撥打金鄉縣人民法院院長邵繼軍的電話試圖了解情況,截至發稿,未能與邵繼軍取得有效聯繫。法院值班電話也未接通。

因此,他通過媒體,提出追責和補償要求。

法院缺席審判、簽名系偽造再審后法院改判康作民對紅星新聞記者表示,他隨後到金鄉縣人民法院檔案室查看了存檔的案卷,找到了法院據以判決的「欠條」,發現其中擔保人「康作民」的簽名並非他的字跡。

事情起於金鄉縣人民法院的一通電話。

經司法鑒定,欠條上「康作民」署名非本人書寫,「原審判決認定康作民為涉案借款擔保人並判令康作民承擔連帶清償責任明顯不當,應予糾正。」

聽完電話,康作民感覺莫名其妙,生於1959年的他,是金鄉縣商業大樓的退休職工。他說,自己一輩子也沒有打過這種官司,怎麼突然就跟法院扯上了關係?

1、請求法院依法撤銷此前判決的康作民負連帶清償責任,退回康作民的9.5萬元及利息;

對於康作民的質疑,金鄉縣人民法院稱,該案原審過程中,該院依法向欠款人寧得、擔保人任中送達了開庭傳票等相關手續,因未找到康作民,且任中表示其與康作民是合夥關係,「保證能找到並送達康作民,因而應當送達給康作民的開庭傳票等手續被任中代收。」

(文中寧得、李涵、任中為化名)

2007年10月15日,李涵起訴至金鄉縣法院,請求依法判令被告寧得、任中、康作民償還所拖欠的借款本金及利息。該法院於2007年12月作出的判決書中稱,「原告舉交的上述證據,因被告寧得、任中、康作民未出庭應訴,也未發表質證意見,對其證據效力,本院依法予以確認。」

2007年,法院據此欠條,認定康作民系擔保人

山東一男子9萬多存款遭法院划走又退回 牽出10年前一樁舊案

2、為康作民恢複名譽、賠禮道歉,賠償因此而造成的誤工費、交通費、精神傷害費及其他費用;

2017年5月10日,康作民向金鄉縣人民法院提出再審請求。「我從來沒有接到過法院的通知,法院就進行了缺席審判;並且幾個簽名根本都不是我寫的,」康作民說,「我不知道這個欠條是怎麼形成的,也不知道借款是怎麼發生的,更不知道這個案子是怎麼判下來的。」

了解事情原委后,康作民向法院表示,他未做過擔保,原審開庭時法院未通知他開庭,欠條中他的簽名系他人偽造,並非其本人書寫,並提出再審請求。

康作民陷入了更大的納悶之中:他雖然和原告李涵、被告寧得以及另外一名擔保人任中都認識,卻並沒有當過所謂的「擔保人」,更沒有在所謂的「欠條」上籤過字或留下指紋;他既沒有收到法院的開庭通知書,也沒有收到法院的判決書,10年來,法院也從來沒有找他催討過欠款。

2007年法院作出的判決這份《山東省金鄉縣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內容顯示,2003年12月23日,被告寧得從原告李涵處借款3.54萬元,並簽訂了借款合同,借據稱「今欠李涵現金35400元,月息2分,到2005年12月23日還清。借款人寧得,擔保人:任中、康作民。」

康作民告訴紅星新聞記者,2017年5月4日,他接到一通電話,一名自稱「金鄉縣法院執行局工作人員」的男子稱,因為康作民拒不執行該法院10年前的判決,長期欠款不還,他銀行卡中的9.5萬元存款已被法院強制執行。

2007年法院向康作民送達的開庭傳票、判決書等文書有「康作民」署名,但康表示其未收到相關文書。

2018年9月,金鄉縣人民法院再審改判康作民不再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后,康作民對此判決並不滿意。因為對於他的其他訴訟請求,法院並未作出回應。

康作民一聽就懵了,他從來不知道自己在10年前有過這樣一場官司。

9.5萬元被法院執行發現自己10年前成了「老賴」

法院改判,康作民不再負連帶清償責任。

法院稱,2007年12月12日該案原審開庭時,寧得、任中、康作民3人均未到庭參加訴訟,該院作出判決,被告寧得向原告李涵償還欠款35400元及利息,由被告任中、康作民對上述債務互負連帶清償責任,「該判決書下發后,本院依法向寧得、任中進行了送達,但康作民的判決書仍由任中代收,后該案判決書生效後進入執行程序。」

2018年再審時,法院承認2007年本應由康作民簽收的法律文書,由他人「代收」。

被告寧得向李涵償還欠款35400元及利息33120元;被告任中、康作民對上述債務互負連帶清償責任。

同年11月5日,西南政法大學司法鑒定中心出具司法鑒定意見書,證明原審時李涵提交法庭的落款時間為「2003年12月23日」的《欠條》原件落款「擔保人」處「康作民」署名字跡,不是康作民書寫。

近日,康作民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再審判決前,法院退回了被划走的9.5萬元。但他對此並不滿意,「他人偽造我簽名,法院辦錯案子,導致我莫名其妙成了『老賴』,為此我四處奔波。但並沒有人為此承擔責任。」

急忙趕到法院后,他才得知:2003年,同縣人寧得向李涵借錢后未按期償還,被告上法庭;李涵出示的欠條中,康作民成了擔保人,並簽下了名字,也因此成為了被告,並最終被判決對這筆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3、追究枉法、偽造簽名當事人的法律責任。

今日关键词:邓文迪与男友分手